云上

国家一级退堂鼓大师,非著名戏精写手。

剧情改写,我又来了。逆cp,ooc有,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沈巍从一片混沌中醒来,浑身上下的疲惫,疼痛,使他在初醒的时候还陷在一片昏沉中。身上冷硬的束缚感让他忍不住皱下眉,不自觉地动了下,听到铁链摩擦岩壁那令人牙酸的声音,沈巍才被勉强拉回一丝神识。

——我在哪?哦,在天柱上。
——我,我是怎么到天柱的?哦,夜尊出来了,摄政官叛变了,再之前……我好像送沙雅回来。
——我为什么回来?哦,天柱封印坍塌,我不得已辞别了赵云澜赶回来。
赵云澜!夜尊!

沈巍不断回溯的思路猛地被他拉回来,随之而来的,是回复的痛感。来自胸腹间的枪伤,禁锢住四肢的铁索,捆缚在胸前腰上带有夜尊法力的能量索。源源不断的痛感,无力感,能量流失的不适,内心的焦灼内外夹击,冲击得沈巍脑子又是一阵一阵地发懵。他用力咬着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夜尊已然逃脱,不日必将冲上地面,地星已然沦陷,而海星那里自己不在,夜尊的人必将有所行动,到时候赵云澜…将如何应对?

不,不行!我不能让赵云澜有事,绝不能…绝不……沈巍将舌尖咬破出血,可仍然控制不住意识的混沌。他原先本就受伤颇重,连日来能量不足,又受了一记枪伤,夜尊的折磨,和掠夺他力量的锁链加身,他控制不住地衰弱下去,能保持今日这么长时间清醒已属意外。他痛恨自己被禁锢在这里的无力,不甘心地再度陷入昏迷中,舌尖的鲜血从唇角溢出,他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句话,是一声沙哑的“赵…云…澜……”

远在海星的赵云澜,心口突然一阵刺痛。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不,其实从沈巍离开后,他就一直在不安中,随着沈巍失去联系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不安愈演愈烈,好像在告诉他“你将要失去他了,他回不来了。”赵云澜的目光转回桌上那小巧的香炉,里面积了半指厚的香灰。他几乎燃尽了所有的通讯香,可地星那边,根本一点回复都没有。他快忍不住了。沈巍一走,海星的风雨立刻扑面而来。林静被发现是间谍,特调处被恶意曝光,内忧外患,血雨腥风,沉重的担子一下子压在赵云澜背上,差点把他压得一个踉跄。他狠着心遣返林静,暗中让他去海星鉴实验室为他做间谍,却被祝红一句话激得捏紧了拳头 “等沈教授回来!我们的话他不听,我就不信,他连沈教授的话也不听!”赵云澜的指甲在掌心掐出四道红痕,目光凌厉地看了祝红一眼。沈巍,沈巍,你若是真在,又会怎么办呢?

这些天来,他每时每刻不在想,要是那天他真的一时冲动,不顾海星的安危,就那么不管不顾死皮赖脸地跟着沈巍回了地星,起码现在哪怕出了事,他也不必这样焦心。夜尊的爪牙蛊惑了王向阳用圣器破开天柱的那一刻起,他就觉得事情已经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糟糕了。他的小巍近日来身体每况愈下,连起码的自愈都很难做到,而夜尊却养精蓄锐了那么久,再加上地星摄政官那些人本就对沈巍不安好心。他每晚夜不能寐,即使偶尔做梦,也梦到沈巍被人捆在柱子上,脸色惨白,浑身是血。赵云澜越想越急,越想越心疼。他一脚踹翻自己的办公椅,拳头狠狠击打在沙袋上,压抑着喘着粗气:“TMD,等,忍!老  子他  妈老婆都要没了忍个屁!”他一摔门冲出特调处,却在门口被祝红拦住。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祝红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硬生生把他们中间那层窗户纸捅破。她一声声的追问,一字一句的深情他无法回应,只能选择低下头,转过身,不去看蛇族女孩那泫然欲泣的双眼。他只能逃避,岔开祝红的话头,拙劣地下意识选择了眼下他最关心的话题。“沈巍那边一直没有消息,我得去找他,我不能让他出事。”祝红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原本还算理智,现在拼了命的抓住他不让他走,赵云澜此刻实在是心乱如麻,他实在再没有心思陪祝红耗下去,头一次粗暴地呵斥:“我是处长还是你是?要么给我回去待命,要么跟你四叔回去保命!我没空再跟你纠缠!”拉着他的手,僵在当场。赵云澜捏捏眉心,心知自己话还是有些重了。祝红低着头,声音中是满满的委屈与强压下的哽咽:“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比不上沈巍。可是哪怕有一点,你哪怕有一点像在乎他一样在乎过我呢?”

赵云澜挤出一张笑脸,轻轻撇开祝红拉着自己衣角的手。“红姐,你温柔善良,单纯体贴,哪哪都很好,放在哪里都有一大群人追。而我,你看看,五大三粗,不讲卫生,邋里邋遢,人贫嘴贱,管不住的烟枪酒鬼,八头牛都拉不住的倔驴,脾气又差性格又不好,屡教不改的倒霉玩意。我又败家,不是会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沈巍不把饭端到我鼻子底下打死我也想不到吃饭。袜子从来抓到那只是哪只,沈巍来了我才穿上过一双的袜子。有事没事去招猫逗狗,拈花惹草,你说说,我跟你什么深仇大恨,我要这么祸害你?”祝红噙着泪的眼直愣愣地盯着他,喉中干涩:“我…我都可以接受,我……”

赵云澜突然敛去了他那三分笑意,严肃直视祝红双眼:“祝红,不是你不好,是你太好,我配不上你。就算我配得上,祝红,最重要的是,你不是他。”他的眼神蓦地柔和,嘴角终于露出一分真心实意的笑,“他是男人,武力值又高,性格又好又温柔。明明受了委屈,却始终咬着牙自己扛。明明比谁都委屈,却还要强撑着笑。他的一举一动都戳着我的心上,刻在我的骨上,我有时候真的觉得,我能够找到沈巍这么一个人,是我三生有幸积来的福气。我这样一个人,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容忍我的,他对我有多好,你根本想象不到。他为了我受了多大委屈,我通通知道。我这么一个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人,也愿意在他面前伏低做小。他是我抱在怀里一辈子不想放手的人,我觉得天上地下,再没有一个人,是比他对我更好的,也再没有一个人,比他更能让我想放在心上护着了。因此别人再好,只要不是他,我都不要。”祝红的泪,终于决堤。蛇族女孩闪动泪光的眸子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灯火阑珊下,她哭着露出灿烂的笑,“那,希望沈教授…可以忍你这个祸害久一点,哪天他不要你了,我可不收了。”两人相视一笑。

赵云澜转身想要去找沈巍,冷不防祝红在他身后对他后脑就是一击。他晕倒在祝红怀中,被带回特调处。

一丝黑能量附在赵云澜眉心,悄无声息潜入他的梦中。

沈巍在昏迷中身体猛地一颤,挣扎着强行恢复了意识。那来自灵魂的恐惧感让他心头一紧,“他出事了。他的本体如此不安,他遭遇了什么?”他竭力从力量干涸的身体中挤出一丝气力来挣脱锁链,却是被越缠越紧,险些把他勒断气。他无力仰头靠在天柱上,声音几乎是气声:“你出来,你别碰他,你不许碰他!夜尊,你听到没有!”夜尊化为黑雾从天柱中钻出,锁链上蓝光一闪,犹如毒蛇在啃噬沈巍的筋骨皮肉。他死死咬住牙,冷汗打湿额上碎发,一绺绺湿软地粘在额头。他额角脖颈青筋暴起,肌肤因为剧痛重伤已是苍白到透明的地步。他高高仰着头,脖子拗出一个极痛苦惨烈的弧度,却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他肌肤下血液流动都清晰可见的模样,凄惨得让夜尊心中大快,他凑近沈巍眼前,拨开他额头湿发,压低嗓音戏谑而恶劣地开口:“可是,我要是动了他,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嗯?亲爱的哥哥?”“一场美妙的爱情美梦,良辰美景,你不想知道你家赵云澜做了一个多么有趣的梦吗?”沈巍捕捉到关键词,艰难地从口中挤出话语:“梦…你…找到…魇公子了!”夜尊没有回答,狂笑着飞了出去。沈巍身上的锁链陡然一松,他整个人脱力向前栽倒,又被锁链接住。他用力挣扎想要挣脱锁链,任凭手腕胸口被磨得鲜血淋漓。“赵…赵云澜…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夜尊,你不许动赵云澜,你听到没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双手胸口滴滴答答流出鲜血,终于无声垂下头。

赵云澜睁开眼,被眼前沈巍放大的睡颜惊了一下。脑子还不太清醒的他对着沈巍的脸就开始傻笑。“嘿嘿嘿,我家巍巍怎么这么好看。”那纤长的睫毛一根根清晰可见,赵云澜调皮地对着他的脸吹口气,沈巍立即露出委屈的表情来,闭着眼往他怀里钻,露出身上星星点点的草莓。赵云澜突然回过神,蹭一下坐起来,暗道自己差点色令智昏,捞起枕边的黑能量枪对准沈巍:“说,你是谁,为什么会假扮沈巍。”沈巍被他怼得皱起眉,扑闪着睫毛睁开眼,对着眼前的枪愣了一下,颇为不解地问他:“云澜?一大早的干什么呢?”赵云澜眼神冰冷:“我说,你为什么要假扮沈巍?”沈巍坐起来,身上痕迹立刻一览无余,饶是赵云澜脸皮厚惯了的,都忍不住老脸一红。“假的,假的,假的”在心中默念无数遍之后,赵云澜仍旧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沈巍。

眼前的沈巍看起来有些生气,但更多像是紧张“云澜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沈巍啊?你又被黑能量侵蚀了吗?”赵云澜呆愣了,这个反应……看起来的确是沈巍啊。赵云澜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强压下心头疑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没事儿 媳妇,我就做了个梦。梦到你回地星去了,我去找你结果被祝红打晕了。这不一时没反应过来嘛。”说着把沈巍抱在怀里。沈巍似乎定下心来,抬头嗔他一眼,“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呐。夜尊早就被我们打败了,三界和平了啊。赵云澜,你一大早的吓死我了知不知道。”赵云澜抱着沈巍蹭蹭,“好好好,媳妇我错了,为了赔罪,中午吃饭我罚酒三杯,好不好?”沈巍报复地扯住他的脸:“要三瓶!”话音未落,却是胸口一凉,赵云澜的枪抵在他的胸口,脸上哪还有刚才的浓情蜜意。他挑眉,颇有些遗憾地说:“唉,真不舍得揭穿你。毕竟我老婆这么奔放,这么小鸟依人的样子可真真是诱人。只不过……”他眼神冷厉“学得再像,你终究不是他。说!沈巍在哪里!你们把他怎么样了!”“沈巍”冷笑一声,“你猜啊”随着一声玻璃打破的声音,赵云澜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夜过后,他昨晚的冲动已经平复不少,可心口揪着的疼痛越发剧烈。“不要急,按兵不动,不要急。”沈巍临走之前再三叮嘱过他,所以他不能急,不能冲动。他答应过沈巍会听他的话,他要乖。

天柱前,夜尊愤怒地打向魇公子,“废物,居然失败了!”沈巍意识刚刚清醒便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虚弱的声音在夜尊耳边响起,带着掩饰不住的骄傲和一点…像是小媳妇一样的娇羞?“他呀,意志顽强,有着最坚定的信仰与追求。他像一把炽热的烈火,有未来可期,有亲友可待,你永远也不能像他一样。只要他有信仰,你永远伤害不了他。”这一字一句在夜尊耳边炸开。他回身掐住沈巍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未来可期?亲友可待?哥哥,你睁开眼看看我,看看我们这张一模一样的脸。你我生于黑暗,注定归于黑暗,你把他看做阳光,看作火焰,看看吧,我将会让你的阳光凋落,火焰熄灭,代替他成为新的太阳,而你永远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做一条在泥里挣扎的臭虫!”沈巍闭着眼,笑容更加灿烂,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支撑不了清醒的神智了,他低声喃喃,再度昏睡过去“我愿为他做光明到来前那抹转瞬即逝的黑暗。赵云澜,赵云澜。”

赵云澜与楚恕之两两相望,横眉冷对。刚才楚恕之用近乎诱哄的语气对他说“相信我,我把沈教授给你带回来。”说实话,赵云澜真的动心了。他比任何人都担心沈巍,任何人也都看得出来他对沈巍的在乎。可是,他一口咬碎口中的棒棒糖。先是祝红,后是老楚,什么时候,他这些下属,这些战友,居然学会用他的小巍来威胁他,诱哄他了呢!他咬紧牙关,看着老楚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不许去!”没等老楚接话,他又接下去:“老子的媳妇,老子自己救!还有老楚,我警告你,”他提高嗓音,让门口那些偷听的八卦的人都能听到:“要是谁tm再敢用沈巍来威胁老子,引诱老子答应什么事,我马上跟他翻脸,说到做到!”楚恕之瞪他一眼,胸口强烈起伏,显然气得不轻。他踹开办公室的门,飞掠而出。赵云澜给郭长城使个眼色,傻小子难得聪明地拎起包,追着楚恕之出去了。



可赵云澜万万没想到,老楚居然带着郭长城去了地星,然后只回来一个失魂落魄的老楚,和沈巍被夜尊捆缚在天柱上,受尽折磨的消息。赵云澜闭了闭眼,沈巍说过他的梦有预知性,他早该想到,他一直做着同一个梦,到底说明了什么。他心疼得要疯了。他竭力控制自己的理智,问老楚“他怎么样?”楚恕之神情恍惚,“他……他被铁链锁着,那链子轻易打不开,而且…而且一动用黑能量似乎捆得更紧。他手腕和胸口有伤,可能是铁链捆的。他一直低着头大概是晕过去了,但是好像没有生命危险。你放心…夜尊不会让他,让他这么轻易死的。”(看剧时候一直很想吐槽楚哥,你到底是在安慰人还是在补刀啊喂!怎么觉得你这句话说完赵云澜更加担心啊喂。)赵云澜看他神情恍惚的样子,只能摆摆手让他去图书馆休息。他闭着眼睛忍了又忍,终于没有忍着住喉间那一声痛苦的怒吼,他疯狂地把桌上的文件、书籍 甩、扔在地上,他像野兽一样血红了双眼,嘶吼着想要毁灭身边的一切。祝红跑了出来,大庆跑了出来,然后是老李,汪徴,桑赞,他们围着他叽叽喳喳说着什么他通通听不见。

冷静,忍耐,按兵不动?我心尖上的人现在就在下面受尽折磨,危在旦夕。我老婆,我媳妇,我的小巍,我的命现在要没了,我怎么冷静!

最后,他在一地狼藉中慢慢蹲下去,双手揪住自己的头发,埋在膝盖间哭了出来。身边的人慢慢围了上来,先是大庆,然后是桑赞,汪徴,祝红,他们抱着他,试图给他一丝温暖。可赵云澜却不可控制的想着在天柱上的沈巍有多痛,有多冷。他好像听到了那天沈巍在他耳边温柔的话:“我求仁得仁,你没有哭过,也别为我哭,好不好?”他轻轻挣脱周围人的怀抱,通红的眼眶下燃烧着火焰:“半天,再等半天,若是还没有消息,老  子就算拼了命,也要去地星把我老婆带回来。”

评论(12)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