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

国家一级退堂鼓大师,非著名戏精写手。

在结局前奶一口,逆cp,也许ooc

赵云澜的手正摸着他的脖子,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他静静的摸了一阵,突然用力攥住它,手指深深陷进围巾那片柔软里。围巾是藏青色,很长,很厚,阵脚匀称、细密,松松地围着赵云澜的脖子绕了两三圈两头还能余出一截,被赵云澜细细塞进外套前襟。围巾两头各用白毛线织出两条花纹,一头用黑色线绣了极精巧的“赵云澜”三字。蓬蓬松松的,带着那人身上好闻的冷香味,搔着赵云澜胡子拉碴的下巴,痒痒的让他无故又无故想起每日清晨苏醒时,那人抵着自己胸口的脑袋上细软发丝的触感,也像这般,香香的,软软的,痒酥酥的,没得让他心里一阵荡漾。

这条围巾是沈巍送给他的。他们在一起半年后便遇到了龙城有史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赵云澜这么个老大粗忙起来抓起衣服就往外跑,从不记得带围巾手套什么,也没有买这些个东西的意识,因此冻得感冒,喷嚏一个一个不停地打,弄得沈巍心疼也不是,生气也不是。这黑袍使大人虽然羞涩木讷,总是不太开窍,可一旦动起心思来,却是把赵云澜的心乱成一团糟。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有一天竟是提了一袋子毛线棒针回来,一脸严肃地对着书捣鼓了半天。赵云澜看着这些东西都觉得头大,可想想这是自家美人肯为他动的小心思,心里又是暖的要化。冷不防在沈巍脸上偷个香,把那人吓得手一抖,愣是脱了一针没织上。红着耳根子,又是羞又是恼地把他赶回床上睡觉。回头揉着自己通红的脸蛋,再看看好不容易织出形状的围巾,巍巍叹气,无奈揉下眉心,拆了再织上。

也许因为是织给赵云澜的吧,又也许是因为这是黑袍使大人的处   女  作,沈巍对着这条围巾怎么织怎么不满意,织了拆拆了织,怎么看怎么不像样。沈巍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能力的可靠性,觉得自己简直笨拙得不行,就连为爱人做这么一件小事都做得这么糟糕。他觉得气馁,觉得难过,可想起赵云澜带上这条围巾的模样,心里又好像被温热的奶茶浸泡着,又甜又暖,忍不住想笑。他一针针织出来,勾着线的手,拿着针的手,低垂的眼,扬起的唇,一针一针,织进了他全部的温柔。祝我爱人此生百岁无忧,祝我爱人与我共同白头,祝我爱人一生岁月静好,祝我爱人志得意满,不离不弃,无灾无痛。他就着温柔的阳光,揽着酥软的春风,细细地,希望把他的祝愿和着爱意都送到赵云澜身边。

当那条围巾摆在赵云澜面前,沈巍的笑脸几乎让赵云澜眼中的湿气奔涌而出。沈巍,是用了多少温柔,来为他织下这条围巾?他把围巾捧到自己面前,一圈圈为他带上,笑得那么好看,羞涩的粉云飞起在沈巍耳边,看着他的双眼弯弯的闪着繁星一样的光,他说:“赵云澜,你戴了我的围巾,就是被我套牢了,从此以后你不许再取下来,别想离开我的身边。”赵云澜眼中的波光泛起,涩涩的,温热的,快乐的,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一下子把他的心挤得满满当当,什么都装不下了,在那些情绪上,无一不刻着两个字“沈巍”“沈巍”“沈巍”。他一遍又一遍念着这个名字,拼命眨去眼中的湿意,手有些微颤地摸着脖子上的围巾,又摸摸眼前大美人飞起红云的脸,调笑般说了一句“古人说得好,娶妻当娶贤,真是诚不我欺。有妻如此,洒家这辈子值了。”他像是怕碰疼了碰坏了那围巾一般,小心翼翼摸了又摸,摸了又摸,他突然把沈巍紧紧搂在怀里,把颈上那片温暖和怀里这份柔软一并揽在怀中,“是你的,是你的。沈巍,我赵云澜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你的人了。别人抢不走,你也别想丢。我已经被你套牢在身边,我永远都是你的,你也永远都是我的了。”

赵云澜把围巾解下一圈,握住身边人冰凉的手塞进大衣口袋,将围巾在那人脖子上绕了一圈,怜爱的搓搓他冻得冰凉的脸蛋,握紧了袋中正渐渐回暖的手,相视一笑,相偕着没入冷冽寒风中。在那人围着的那一头,围巾上用细细的金线,绣着一个端端正正的“沈巍。”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