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

国家一级退堂鼓大师,非著名戏精写手。

颠覆
§82    平
冰王失德,暗杀亲子,利用人鱼公主,企图残杀复国王子,这一桩桩一件件已是激起了三界各族的怒火。他们齐聚刃雪城内,群情鼎沸要求冰王退位,可以想到若是不给出一个说法,冰族三界共主之位必定岌岌可危。现在冰族刚刚复国,元气大伤,正是要将养生息的时候,若是此时失去了各族的民心,后果不堪设想。不多时,各族首领便委派辽溅,潮涯,星旧等首领为代表,前来抗议。
卡索带着释做于大殿左侧,莲姬坐于王座右侧,冰王冰后则被锁链绑缚着,坐于王座之上。在冰王未退位之前,他仍是冰族的王。辽溅大力打开门,雄赳赳气昂昂走进去,只一眼就看见了戴着眼罩的释。他尚未开口,潮涯就惊叫起来:“释王子,你的眼睛!?”释略带苦涩地笑笑:“无事,只是被火族幻术所伤…瞎了而已。”说着,垂下了眼眸,不欲多说。潮涯与月神看得心里皆是一揪,月神拉着皇柝,“皇柝,释王子说的,可是真的?”皇柝心疼地看了一眼释,轻声叹了一口气,躲开月神的目光,沉重地点了下头。辽溅已是按捺不住,朗声叫到:“卡索王子,冰王对释王子做的事我们都已经听说了,相信卡索王子也知道我们的来意。请废黜冰王,由释王子登基!”“不可!”释突然高声道。众人目光皆汇聚到他的身上,见状,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各位首领的心意,樱空释都知道。但是我对于冰王之位并无心,所以这登基我是万万不能也万万不愿的。再说”他神情显出一丝落寞,“我已经瞎了一只眼,仪容有损,作为冰王有损王族形象。而且,于年龄,于能力,于才干我都比不过我哥,而我也是真心实意想要让我哥做王的。所以各位首领,与其让释当这个冰王,我哥才是最好的人选。不知各位可愿与我一起忠心辅佐我哥?”下方各首领面面相觑,一时有些骚动。
这时,冰王愤怒的声音自他后方传来:“樱空释!本王还未退位,你们就已经在商量由谁继任了么?你们这是安的什么心!”稍稍安抚下来的首领们此刻又愤怒起来。可此时,有人说话了,“父王,您细想您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众怒,各族首领齐聚刃雪城逼宫。如今这种形式,您还执迷不悟吗?”这人,正是卡索。他的眼中有沉痛,有不忍,有愤怒。他不看父亲讶异的眼神,回身对各位首领说:“大家放心,我父王今日既然已经被我绑了来,我必定会给大家个说法。从今以后,我卡索就是刃雪城新一任冰王。而我的父王母后…各位,他们毕竟是我和释的父母,所以就让他们去幻雪神山养老吧。父王,”他回头看着冰王,眼中是让人不可忽视的力量:“冰族我会好好振兴,请您和母后在幻雪神山好好修养吧!”言毕,抬手,有宫人上前:“送老冰王老冰后去幻雪神山!”宫人上前,拉起冰王冰后,不应该是老冰王老冰后离开。他们挣扎着,大喊着,始终无法相信他们的卡索会这样对待他们。
送走冰王冰后,卡索对着下方的首领们微微颔首:“此事就到此为止,各位首领,这件事毕竟是我冰族家事,所以还请不要太过声张。明天登基大典上,我会下达诏书,说父王母后年事已高,送往幻雪神山休养,请各位务必要参加。”见如此,他们也无话可说,默默退下了。
卡索疲惫地闭上眼,伸手遮住了眼睛,那是他的父王,他的母后,从小一直疼爱他的人,今天,他亲手送走了他们,为了他的释。他掌心感受到有温热的液体慢慢涌出,渐渐落下。一直微凉的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他的手,身边樱花香气似乎近了几分。他感受到自己的头被抱进了一个单薄的,消瘦的,带着樱花的味道的怀抱。虽然稚嫩,却让人安心。他颤抖的一双手轻轻抱住了卡索的头,轻声道:“哥…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是我…是我”他感受到一滴滴液体滴落在自己的发上,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抱住了那个自责的孩子:“不,不怪你,释,哥不怪你,真的。是父王母后不对,是他们伤害了你。哥只是有点难过,只是…有点难过而已啊”话未说完,泪悄悄落下。两人一坐一站,紧紧相依,谁也不愿让对方看见自己的泪水。
与此同时,走出大殿的星旧恨恨地看着幻雪神山的方向,咬紧了牙:可恶!他眼神暗了暗,悄悄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