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

国家一级退堂鼓大师,非著名戏精写手。

颠覆
§88   泫溻归来
次日上朝,各位大臣事情已经上奏完毕,正要退朝之时,正殿大门突然打开,一个身着白袍的人影持着一根法杖,大步走进了殿内。
行至王座前,他低头行了一礼:“冰族圣者泫溻参见卡索王子,释王子。”然后不等索释二人反应便直起了身,挑衅地看向他二人:“我在凡界游历时,对二位王子如何登基的有所耳闻。我认为两位王子闹也闹够了,王到底是二位的父亲,所以我希望二位王子可以立即迎王回刃雪城,重登王座,以安民心。”此话一出,朝堂上立刻炸开了锅,各位大臣议论纷纷,泫溻骄傲地看着周围的大臣,非常满意自己带来的效果。
一位大臣突然出列,对着泫溻行了一礼:“泫溻尊者,二位王登基乃是民心所向,并非两位王子谋朝篡位。泫溻尊者这句闹够了又是从何说起呢?再者,复国战争中,两位王子都表现英勇,为我冰族复兴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是释王子,以身犯险,运筹帷幄,重创火族,这些泫溻尊者身在外界,仿佛并不知道啊。而老冰王呢?我族刚刚复兴,不稳固民心,收拾复兴,反而在第一时间想要杀害重伤未愈的释王子,使当时的释王子现在的释帝大伤元气,还失去了一只眼睛。事后不仅不反思还振振有词,并出言侮辱整个人鱼族,使人鱼圣尊震怒,与我冰族大伤和气。如此行径,是作为一个王应该做的吗?劣性如此,三界已经怒火冲天,是各族首领逼宫而来推翻老冰王,两位王子临危受命,才登基的。而两位王子登基尚未满五日,我冰族民心稳定,各个方面已经逐步恢复正轨,如今泫溻大人却在这里言之凿凿地说稳定民心?不知泫溻大人说的民心是何来的民心?恐怕只是称了泫溻大人一人的心吧!”此话一出,各个地方的声音也都清晰起来。“简直一派胡言!我们都是跟着两位王复国的人,怎么能由这个神棍这样置喙!”“在这里道貌岸然的说这么多,怎么没见他为我们复国出一份力!”“哼!怂货!让最尊贵的王子为自己冲锋陷阵,自己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王子带来的成果,如果我没记错那时冰族沦陷,泫溻尊者可是第一个逃的!”四面八方的声音传来,泫溻的脸瞬间又青又紫,说不出话来:“你!你们!乱臣贼子!”
坐在上面欣赏了半天的两个人此时终于懒洋洋地开了口,:“好了,众位爱卿歇歇吧!”众臣一听释帝发话了,也逐渐闭了口,习以为常地一起看着不知何时又被索皇搂在怀里的释帝。卡索一面整理释身上的王服,一面漫不经心地说:“泫溻尊者啊,我知道你对我父王是忠心耿耿。但是呢,我父王现在已经失德,我们也没有办法。国不可一日无君,除了我们两个冰族王室也没有别人了。总不能我们退了,让你泫溻尊者来当这个王吧?好了,泫溻尊者,你也该歇歇了。如果我没记错,您的年龄好像比我父王还要大上个几百岁吧?乘早找个继承人,然后呢就去陪我父王,替我们好好尽尽孝。”释接下去说:“哦对了。泫溻尊者,您可能忘记了,我哥是你们所称的舍弥转世,而你们好像只是圣魔方的化身而已哦。不管如何,我哥好像都是你们的主人呢。所以还是希望你千万千万不要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要是挑衅到了什么不该挑衅的人或者触碰到了一些不该触碰到的禁忌…嗯,恐怕前几位尊者还是英勇就义,而您就只能是死得其所了。”说着一挥手,竟是缴了泫溻的法器,在空中毫不留情地把磅礴的灵力压成了齑粉。灵力形成的枷锁牢牢拷住了泫溻,在大臣们的叫好声中,面色铁青的泫溻被押了下去。身后尚传来卡索的声音:“请泫溻尊者转告父王,冰族我会和释好好建设的,大概还可以苟延残喘个千万年,只要您不轻举妄动的话!”
在他们登基的第二年,梨落与守界使者秦楚完婚,岚裳接任了人鱼圣尊,并且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据说目前正在想办法研制出能够让精灵在海底呼吸的宝物。片风和辽溅在无尽的追求潮涯中莫名其妙看对了眼,于是快快乐乐一起搞给去了,而没人要的潮涯……没错被岚裳接手了。月神和皇柝还在坚持着“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我就把你嘿嘿嘿”的日子。渊祭和莲姬会时不时过来探望一下释。作为一个严格的老丈人,渊祭最喜欢的就是让莲姬支开释,然后自己使劲给卡索找麻烦。卡索呢?在莲姬偷偷告知释的身份以后,也十分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无理取闹的老丈人。
渊祭:拐我儿子?嗯…先过爸爸这关!
二百年后,索释二帝退位,一位容貌与二帝极其相似的王子继位,史称云飞大帝。而索释二人则四处游历,时不时回刃雪城一趟,去看看他们的儿子。

评论(4)

热度(14)